原标题:基辛格:美国同时对付中俄”非常不明智”

参考消息网7月25日报道德国《明镜》周刊网站7月17日发表记者伯恩哈德·灿德专访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的文章,题为《现在只有现实政治管用了吗,基辛格先生?》。基辛格认为,如果美国将俄乌冲突升级为美国直接对抗俄罗斯的战争,同时处于一种对华敌对立场,这是非常不明智的。全文摘编如下:

《明镜》问:您在新书的序言中引用了温斯顿·丘吉尔的话:”学习历史,历史中有一切治国之道。”您认为哪个历史先例对理解和结束俄乌冲突最具指导意义?

基辛格答:这个问题提得非常好,但我给不出直接的答案。因为在一个层面上,俄乌冲突是一场大国均势之战,而在另一个层面上,它具备内战因素。因此,它是一场典型的欧洲冲突与一场十足的全球冲突的结合体。当这场冲突某天结束时,我们会面临的问题是,俄罗斯是找到了–其一直想要的–与欧洲的合理关系,还是成为与欧洲接壤的亚洲前哨。这样一场冲突没有很好的先例。

问:您身后的书架上有一本梅特涅亲王的传记,您的博士论文即以他为研究对象,他被视为19世纪初欧洲和平秩序的设计师。当时或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出现的几十年相对稳定的时期,是否是我们现实中能期待的最好结果?

答:并非如此。我认为从这个角度看,当下是独一无二的。在我看来,第一次世界大战证明,现代技术的发展速度快于我们对它的政治控制力的发展速度。在我们这个时代,对此已不再有任何疑问。核武器已问世近80年,数万亿资金已被用于其研发。自1945年以来,无人敢使用核武器,甚至对无核国家也不敢使用。但如今,借助网络战争和人工智能,核武器变得更加危险了……

问:因为控制它们的算法在发生危机时变得不可预测?

答:无论如何,政治领导人控制本国的技术已经变得极其困难,特别是在发生战争的情况下。因此,防止发生可能使用这种高科技的战争是高于一切的责任。

问:您如何评价拜登关于普京总统”不能再继续执政”的说法?

答:这句话并不明智。

问:您认为美国有足够的实力同时对付中俄这两个最大的对手吗?

答:如果这意味着要将俄乌冲突升级为对抗俄罗斯的战争,同时处于一种对华敌对立场,我认为是非常不明智的。

我支持北约和美国为阻止俄罗斯和将乌克兰恢复到战前状态所做的努力。而且我知道,乌克兰提出的要求超出了这个范围。这个问题可以在更开阔的国际关系思路框架下得到解决。

但即使做到了这一点,之后也必须澄清俄罗斯与欧洲的未来关系,即俄罗斯继续是欧洲历史的一部分,还是成为一个与其他完全不同的国家结盟的长期对手。这将是一个核心问题,而且与俄乌冲突的结果无关。我已描述过多次这场冲突可能的后果,但从未说过乌克兰应该放弃其部分领土。